这一次莱斯特城更需要奇迹

莱斯特城维猜和其女儿以及两名飞行员确认登上了飞机,此次坠机可能造成伤亡。

随后BBC新闻主播在与前方记者连线时爆料:莱斯特城主帅皮埃尔也可能在失事的飞机上。

莱斯特这个创造过奇迹的英伦古城,一部团队运动史上最伟大的平民逆袭曾在这里上演,如今却正在遭受一场霍乱,一片狼藉的飞机失事现场,惊慌失措的人流,以及尚未尘埃落定的伤亡报告。

亲眼目睹飞机失事现场的门神小舒梅切尔潸然泪下,瓦尔迪在个人的推特上连发了八个祈祷手势,主力左后卫奇维尔也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此时无语”。

而根据ITV公布的一段现场视频显示:一辆救护车缓慢离开了事发现场,而这辆救护车并没有亮着象征急救中的蓝色闪烁灯光。

飞机失事的概率按每百万次飞行发生的有人员死亡的空难事故的次数计算,1991年是1.7次,1999年首次降到1次以下,2000年再次下降到0.85次。按2000年的概率算,也就是117.65万次飞行才发生一次死亡性空难。换句话说,如果有人每天坐一次飞机,要3223年才遇上一次空难。

而这次飞机失事的主角维猜,是虔诚的佛教徒,泰籍华裔,爷爷是漳州市人,泰国王权的老板,泰国亚航最大的股东,泰国财富榜第五,把一支在英甲负债累累的俱乐部带到英超联赛的冠军,生日的时候会送给32000球迷免费的啤酒和薯片,做过的公益事业不计其数。

然而,‘灾难’这个字眼充满了哲学感,它伴随着阴差阳错,复杂痛苦,并且无解。我们置身局外的人不足以理解局内人的悲伤,比如维猜的儿子,再比如对莱斯特城热忱无比的球迷。

作为亲历过2016年莱斯特城奇迹的人,依然会记得那一年的高歌猛进的狐狸城,是怎样在金元足球泛滥的资本世界里杀出一条血路,阿森纳、利物浦、曼联和曼城等传统豪门甩在身后。

一支工薪球队创造了那个夏天的童话,即使是非莱斯特城球迷也为它的胜利欢欣鼓舞。从最最低级别的联赛一路书写自己传奇的瓦尔迪,覆盖地球的坎特,书写过人教科书的马赫雷斯,这些人成为那一年的励志模板。

狐狸城夺冠经历造成了足球世界的小型地震,让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英伦城市载入可歌可泣的足球史册。

利物浦功勋教头香克利曾有一段关于足球与生死著名论述‘足球不等同于生死,足球高于生死’,这句话被无数球迷奉为圭臬,竞相转发。

但是这句话始终是生者所述,不能代表已去者的立场。这句话说的再怎么冠冕堂皇,也只是从生者口中说出来罢了。

亲历过慕尼黑空难的博比-查尔顿爵士,从1958年后的将近四十年,都缄口不言空难的相关事宜,就连慕尼黑这座城市,与他而言都是不能提的禁忌。

有一段时间,我站在面对死亡异常近的位置。那时候正跟着导师做临终关怀的项目,每天面对的就是死亡或者临近死亡的人群,听过的最多的一句话是“我想活着”。

有家庭不幸的,有突遭灾难的,有耄耋之年的,不管是怎么样的人,当他站在与死亡近在咫尺的位置的时候,本能反应都是:我想活着。

那段时间都是透不过气的绝望,对死亡早已司空见惯的医生对于此情此景都沉默不言,更遑论是我了。

那一年正是沙佩科恩斯空难,一架载有77人的飞机在哥伦比亚的第二大城市麦德林附近坠毁,机上71人丧生,这架飞机上搭载了多名巴西沙佩科恩斯的球员。

沙佩科恩斯一支常年在巴西低级别联赛摸爬滚打的队伍,用了整整七年的时间,凭借着自己坚持不懈的努力和韧劲,爬到了甲级联赛,甚至晋级了南美杯决赛,他们终于拥有了触摸到队史上第一座洲际奖杯的机会。

命运有时候是最心狠手辣的编剧,随着飞机坠地的那一刻,这一切美好的愿景轰然倒塌,鲜活的生命在哥伦比亚的凄风苦雨中湮灭。

队内的前锋蒂亚吉尼奥,刚刚得知妻子怀孕的消息,欣喜若狂地年轻人还没有来得及看自己孩子一面。

门将福尔曼,一名足球运动员,是空难中的幸存者,命运却跟他开了个黑色幽默:右腿截肢。

在后来的沙佩科恩斯幸存者对话中,福尔曼说:我在树林中醒来,睁开了双眼,但一切都是黑色的。当时正在下雨,非常冷,我什么也看不见,我只能听。很多人在,寻求帮助。我也不知道是如何从飞机中掉落的,我只记得我在恳求‘我不要死’。

我着实说不出什么‘足球高于生死’这种话,我只能说‘生死高于一切’。足球在生与死之间,一文不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